您的位置首页  网络创业  项目

万达集团开卖核心资产、管理层9人离职,前首富王健林又没钱了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金融八卦女频道”(ID:baguanvpindao),作者:Rickzhang,

7月27日早间,港股上市的万达酒店股份发布公告显示,公司的上市股票于7月27日上午9:00开始在港交所暂停相关交易,以便公司刊发重要的出售资产公告。

这段消息引爆了整个媒体圈,被很多媒体解读为万达酒店股份即将整体打包出售的前兆。

两个多月前万达酒店发展曾发布盈利预警,称今年一季度未经审核的综合收益预计跌幅将不少于40%。包括来自物业销售的终止经营业务收益,万达酒店发展未经审核综合收益的跌幅将不少于50%。

这意味着在整个万达集团收入骤降的情况之下,万达酒店已经不折不扣成为王健林心中的负资产。

而万达酒店股份在王首富2017年打包出售77间文旅酒店之后,已经划归到商管集团的万达酒店股份,在整个王健林的万达集团旗下属于非常小的资产。

财报数据显示,万达酒店发展2019年实现营收8.12亿港元,同比仅增长0.1%;净亏损1.5亿港元。而据万达商管集团年报数据,2019年万达商管实现营收786.56亿元人民币(约合870.88亿港元),相比之下,来自酒店运营的收入“不值一提”。

当然在王健林之前出售过酒店资产之后,目前的万达酒店发展已经转变成一家文旅+酒店运营的轻资产公司。而以输出品牌和管理为主的万达酒店股份,曾被王健林认为是自己旗下万达集团转型的一个成功案例。

但现在,传言中的万达酒店股份即将整体出售的事实表明,对王首富而言,现金为王依然是一个最核心的选择。

毕竟从当前万达集团的一系列表现可以看出,首富家的余粮也不多了。

再次开卖场的万达

就在万达酒店股份发布疑似准备转让的公告前一天,新京报记者发现万达集团布局的早教平台宝贝王控股公司发生股权变更,万达集团100%的股权已经转让了出去。

这意味着曾寄托王健林厚望、布局超过六年的早教平台,彻底跟首富没有了任何关系。

2015年在参加绿公司年会的现场,王健林表示自己正在选择一个儿童早教平台跟万达广场共同发展。而截至2018年,万达旗下的宝贝王在全国已经开店超过250家,成为早教领域中的领头企业之一。

王健林甚至在2018年万达年会的现场,特意就宝贝王的事情发言表示:“宝贝王有可能超过万达电影,成为万达集团又一个新的核心企业。”

但仅仅两年过后,曾经的核心资产就被无情的剥离。

同样在7月份,王建林另一个看中的轻资产公司万达体育,在上市一年之后也完成了出售旗下资产的工作。

刚刚披露的消息显示,在三月份万达体育集团已达成出售世界铁人公司的一项股票购买协议后,旗下世界铁人公司被先进出版公司的收购事宜正式完成,万达体育为此收入约7.3亿美元现金。

毕竟,今年6月才姗姗来迟的一季度财报显示,万达体育第一季度总收入为1.637亿欧元,跌幅为26%;净亏损2370万欧元,相较2019年同期亏损886万欧元来说继续扩大。

选择出售世界铁人公司,万达体育的一个重要理由是为了减轻负债。

众所周知,万达体育由万达体育中国、盈方和美国世界铁人公司三大资产组合而成,是依靠王首富高举的“买买买”战略拼凑的体育帝国,而老王疯狂“买买买”的后果便是债台高筑。

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万达体育负债总额为17.6亿美元(约合125亿人民币),其总杠杆率已经超过3倍这个危险值。

再加上疫情的突然袭击,使得在公开场合举办的体育赛事变成了奢望。而完全依靠公开体育赛事获取现金流的万达体育,就此陷入了一个恐慌的境地。

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万达体育筹备的各项赛事纷纷停摆。这意味着万达体育的经营状况和现金流非常不理想。

从当前万达不断出售的各级资产可以看出,王健林现在对现金流非常看重。尤其在疫情面临的当下,凡是能保证稳定现金流的资产,王建林会加大投入,而凡是不能稳定产出的资产,他现在都在积极的剥离。

这也从另一个方面可以显示出,王首富手中确实缺钱。

收入骤降的地产

王首富缺钱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主营的地产业务今年上半年的收入情况非常不好。

众所周知,万达是靠地产起家的。虽然经过王首富当年一波骚操作,把酒店文旅卖给了富力,把万达广场卖给了苏宁,使得万达集团从地产公司成功转型。甚至在很多时候王健林不无得意的表示,当前的万达是一个完全的轻资产公司。

但其实可能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万达集团真正的基石依然是地产业务。

在刚刚举办的万达地产半年工作会议上,时任地产总裁吕正韬表示万达地产上半年的销售任务完成非常不好,仅完成年度指标的不到30%。

根据相关报道,万达地产上半年全国销售仅完成不到250亿,据全年800亿的销售指标差距非常大。

而主营业务的回血不及时,彻底拖累了集团其他业务板块的发展。造成的后果就是,地产总裁吕正韬在会议结束后三天悄然离职。

自从和融创的世纪大交易后,王健林一度将地产集团的地位贬至商业集团的附属,这也是那时候这位前首富宣传万达是轻资产公司的一个表现。

但在看到2019年经营数据统计报告后,他终于明白过来,什么都不如地产带来的现金流香。

因此,在今年年初的万达集团全体高管会议上,重振房地产是大家达成的共识。但怎么做,多年前就号称退出住宅地产的王健林已经显得有些生疏了。

2019年,万达地产前总裁吕正韬曾在内部强调,地产集团要全力向住宅开发进军。但在这件事上,老王一直不同意。他这十几年不停的在强调:万达广场还是我们的根本。

现在商业地产陷入漩涡,住宅的动静又没有完全铺开,犹犹豫豫之间,老王已经耗尽了万达地产的最后一丝勇气。

更好玩的是今年2月份在春节过后,万达地产原来的东西南北4个大区被合并成南北两个大区,而7月在前任总裁卸任之后,王首富亲自操刀又将原有的4个大区恢复。

在首富眼中这是下放经营权的举动,但是在地产界的资深人士来看,这其实是一个不得已的妥协。

原本计划的将整个万达广场全部转移给苏宁之后,万达地产转成一家商管集团,成为独立的轻资产管理公司,但这样的操作在当前的市场局面之下已经被证明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目标。

现在万达地产既缺资金,又缺土地储备,王首富想重新开始地产业务并不容易。为此他必须重拾以往的山头主义,将之前那些在地方有巨大能量的“诸侯”重新用起来。

效果立显。已多年不拿宅地的万达,最近罕见在江苏盐城拍下一宗纯住宅地块。

而据说最近老王疯狂的出差、见朋友拉关系,主要的目的也是为了万达地产去拿地。

由于万达地产并没有上市,使得老王通过资本市场获取资金的方式受到了较大的限制,只能靠集团内部的输血。而被万达寄予厚望的酒店和体育两个上市平台在最近的表现非常不好,又出现了收入的负增长,使得资本市场上融资输血的渠道受到了阻碍。

这很可能才是首富出人意料开启卖卖卖模式的一个重要原因。

止损是王道

在没钱的时候,对于王健林来说止损也是一种王道。

今年年初,位于广州黄埔的万达国际医院项目悄然停止就是王首富止损的表现。现在,万达集团正式向广州市政府申请撤出,项目地块开始转让。

由于在2018年王健林把大健康业务作为整个集团的发展方向,他曾明确提出在2019年年内要在全国投资建设五家国际顶级医院,广州万达国际医院即为其中之一。

因此,老王在2018年10月来到广州,与黄埔区政府签订合作备忘录,约定双方投资建设万达匹兹堡大学医学中心(UPMC)国际医院。当年12月28日,双方签订投资协议,约定项目占地约200亩,建筑面积40万平方米,总投资额约为60亿元。

黄埔区为了表示诚意,特意为此拿出了为万达健康量身定制的一个地块。其土地出让条件规定,竞得人需与《美国新闻和世界报道》(U.S. News)2018-2019年排名前20的医院所属医疗集团签署合作协议。

2019年5月20日,万达地产集团有限公司以13.4亿元拿下这宗地块。根据土地出让公告,万达地产需要对建成物业整体确权且全部自持。

但据相关消息人士披露,其实广州黄埔区为这个地块的项目还制定了非常严苛的其他条件。据称黄埔区政府要求签约人须具有在全国范围内开业运营500个床位以上医院和养老项目的经验,还需提交不低于100亿元银行资金存款的证明。

而这可能是压倒老王的最后一颗稻草。

毕竟在当前整个集团都非常缺血的情况下,哪里再去寻找100亿元的资金,做一个相关的证明。况且相较于住宅地产随时都能回血的属性,建立全国连锁医院的盈利效率会比较低。

换句话说,在缺钱的时候,王首富当然会去选择那些短平快的项目,而长线持有的项目在这个时候并不吃香。

当然首富就是首富,哪怕是为了竞拍这一个地块已经交了2.69亿元的保证金和已经投入近3000万的前期开发成本,在需要止血的时候王健林依然做得干脆利落。

老臣离职

王首富遇到的问题,不光仅仅是止损那么简单。正是需要同舟共济的时候,万达却经历了一轮高管离职潮。

最新的消息表明,跟随老王十八年的老臣、原来万达地产的掌门人吕正韬于7月6日辞职,目前万达内部OA上已无他的职务描述。

而在去年,进入集团董事会的吕正韬还在高管中排名第五。

当然,吕正韬属于没有完成任务的“自我救赎”,而作为让老王不得不卖出核心资产的万达体育,也迎来了高管的调整。据SportsPro Media7月24日报道,万达体育董事长张霖即将离任,未来由万达影视集团总裁兼万达电影总裁的曾茂军接替该职位。

而就在4月11日,曾茂军出任总裁的万达电影董事会发布公告表明,收到公司副总裁曾光提交的书面离任申请,其离任后将不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

然后,就在王首富寄以厚望的万达商管集团,截止五月份已经发生多起高管离职事件。

1月3日,丁本锡辞任万达商管集团董事长,外界评论他就是万达业务层面的定海神针,丁本锡的离开标志着万达旧有的运营模式和管理模式的式微。

1月7日,万达商管集团副总裁梁飞建、万达商管集团高级总裁助理兼规划中心总经理黄驾宙、万达商管集团首席总裁助理兼招商中心总经理王锐离职;1月13日,万达商管集团总裁助理兼华南运营中心总经理陈毅杭离职;4月,万达商管集团高级总裁助理兼西北运营中心总经理李嘉离职。

……

当前王健林面临的人事局面,用天下无贼中黎叔的原话表示,即“人心散了,团队不好带”。

又见首富缺钱

2015年后,王健林出现过两次资金紧缺。

这两次都让他用出售资产的方式躲了过去,一次他卖给富力77间酒店,另一次他是整体打包出售了万达广场的物业。

而这两轮资本操作也被很多MBA学校奉为经典。毕竟能在断尾求生的同时,还能从此获得新的商机的企业家并不多。

王首富一直以自己这种脱实向虚的企业转型为傲,认为自己摆脱了原有资本密集型和产业密集型的模式,以轻资产应对市场风暴更加灵活高效。

老王有一段时间将自己的目光集中在健康、文化、影视、旅游等这些第三产业上,认为这些才是万达集团的未来,也就此投入重金谋求进一步的发展。

这也是为什么万达地产没有被培育上市,反而万达的其他一些文化旅游板块纷纷上市的原因。

但疫情之下,原有的经济模型被打破。

世界经济进入一个大范围调整,在市场不确定性增加的局面下,消费者会逐渐捂紧自己的钱袋,一些非必需的消费会被逐渐终止或替代。

这也是现在文化、旅游、体育这些老王下了重注的新兴资产,表现不佳的一个重要原因。

之前两次王健林资金短缺,其实是万达集团将重金投入到固定资产和土地等可见资产的购并囤积中的一个结果,当然可以通过资产的变现得到解决。而且回收的资金,还降低了整个万达集团的成本和债务,这时候王首富推动集团的转型就有了先决条件。

但这一次万达疑似资金的短缺,是由于这两年王首富压上重注的体育、文化、旅游等产业表现不佳,造血能力缺乏造成的。再加上本来能视作定海神针的万达地产,由于发展思路混乱,上半年销售仅完成三成,进一步加剧了这样一个局面。

当下王首富的“卖卖卖”与前两次不一样,其实是一个迫不得已的选择。不论是宝贝王还是铁人三项,其实都是文化和体育领域万达核心的优质资产。

与前两次通过出售资产获得转型机遇不同,当前万达出售核心资产所获得的其实是一个调整自己结构的求生机会。

因为如果再不注重现金流和主营业务,全面亏损很可能是2020年万达的主旋律。

到那个时候,没钱没业务的王建林还能实现小目标吗?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
热网推荐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