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网络科技  安全

抗疫医生艾芬“右眼近乎失明”,爱尔眼科市值缩水274亿

“真的非常后悔,如果再有一次机会,我绝对不会踏进爱尔(眼科)。”武汉抗疫医生、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医生告诉健康时报记者,她希望爱尔眼科自查整个诊疗过程中所有不规范的行为,并原原本本地承认错误、公之于众。

在此之前,艾芬医生发文称自己在爱尔眼科进行了白内障手术后,视网膜脱落,右眼近乎失明。在艾芬医生看来,“他们忽视了我眼底变性的情况,贸然为我进行了人工晶体植入手术,术后复查也未告知眼底情况,导致延误了最佳治疗时机。”

不过,12月31日晚,武汉爱尔眼科发布声明称,艾芬医生右眼为高度近视并发性白内障,艾芬女士右眼视网膜脱离与本次白内障手术无直接关联。

事件持续发酵,当事双方至今仍未达成和解。

事发,右眼视网膜脱落,右眼近乎失明

“在46岁生日的第二天没能躲过视网膜的脱落,右眼近乎失明”,2020年12月30日,艾芬医生在一篇文章中写道。

艾芬医生告诉健康时报记者,疫情时,医护人员需要长时间佩戴护目镜、面屏,“长期戴着不清晰的镜片看东西很费力,因此感觉视力开始下降,不过,这在当时的医务人员中是比较普遍的问题,但当时工作顾不上。”

直到2020年5月,艾芬医生发现自己的右眼视力急剧下降,连心电监护仪上的数据都看不清楚,也不敢开车,但由于当时武汉的公立医院还没有很正常的开展工作,她便联系了一位三甲医院退休后返聘到爱尔眼科的眼科主任咨询。

5月21日,经检查,上述眼科主任为艾芬医生做了诊断:右眼存在白内障、屈光不正的问题,遂向她推荐了武汉爱尔眼科医院的副院长、白内障与老视专科主任王勇进行手术。

根据医院官网介绍,武汉大学附属爱尔眼科医院是爱尔眼科集团湖北总院,是2003年经原湖北省卫计委批准成立的一家大型三级专业眼科医院,王勇则是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白内障分委会副主任、中国康复医学会视觉康复委员会委员,累计完成各类白内障手术5万多例。

5月26日,艾芬在爱尔眼科接受了晶状体更换的手术,由于艾芬希望白内障术后同时解决看远和看近的问题,减少对眼镜的依赖,所以使用了多焦点晶体。艾芬回忆,整个手术过程在5分钟左右,做完后医生将右眼用纱布包上后,她就直接回家了。

术前,艾芬的裸眼视力右眼(患眼)0.2,矫正之后视力为0.4,据爱尔眼科的手术记录显示,术后第一天复查,艾芬的视力为0.6。但艾芬表示,“右眼视线比左眼暗很多,就像一只眼睛开了灯,一只眼睛没有开灯”。当时王勇回复她,“人工晶体的色彩是要差一些”。

6月3日第二次复查时,王勇让艾芬做了几项检查,做完检查后,王勇把检查报告拿走,他告知艾芬,“检查结果都挺好,只是角膜还有些水肿,回家多休息。”

7月9日,艾芬医生表示自己在眼镜店配镜的时候,发现右眼的视力只剩下了0.1。“不管怎么加度数,都没有办法增加视力。我当时猜测,这个情况可能是手术的晶体度数/型号没选对。”艾芬说。

直到10月24日,在爱尔眼科检查过后,经检查,艾芬被告知右眼视网膜脱落,需要赶紧回武汉中心医院做手术。

10月25日,艾芬于武汉中心医院进行了视网膜脱落的手术治疗,手术记录显示:颞侧视网膜灰白色脱离,累积黄斑…视网膜周边广泛变性。“现在就是通过手术,医生把脱落的视网膜重新铺平了,然后通过激光固定视网膜。但主刀医生告知我极容易复发,一用力,比如用力拧个东西,或者跑步、被物体撞一下,视网膜都有再次脱落的可能。”

12月30日,艾芬通过社交媒体首次针对“术后右眼近乎失明”公开发声.

“我的工作和生活都被这件事搞乱套了,变得很被动、很无助,最遗憾的是因为无法用力,所以我无法再抱我今年才刚满两岁的二宝。”艾芬说。

争议

医调委介入,尚未有结果

双方争执焦点在于人工晶体植入手术前,有没有仔细地进行眼底检查,在艾芬看来,这是导致其视网膜脱落的重要原因。

1月5日至6日,记者就此事多次致电武汉爱尔眼科,均未获回复。在艾芬和王勇的微信对话中,王勇承认术前,因艾芬白内障的遮挡和外伤,瞳孔有前粘连,瞳孔扩不大,术前无法检查其周边网膜。

艾芬认为,爱尔眼科对于其眼底的检查并不仔细,而且在其就诊过程中,医院自始至终未和其谈及有关其视网膜的任何问题,且术前在爱尔所作的检查门诊记录中,显示“眼底未检查”,术后两次复查,也未告知关于眼底病变的任何情况。

但王勇在微信中回复艾芬称,“进一步术前检查时,每个患者都做了眼底检查,如眼底OCT检查、B超检查,这些检查没有发现您有网脱体征,我们才安排了手术。”

根据爱尔眼科医院声明,院方第一时间对这一事件的诊疗全流程开展了自查。声明指出,艾芬右眼为高度近视并发性白内障,有手术适应症,术前检查、手术和术后复查等各环节均符合医疗规范。

1月4日,爱尔眼科集团公布关于艾芬诊疗过程的核查报告。报告称,经核实,艾芬女士右眼视网膜脱离与本次白内障手术无直接关联。爱尔眼科表示,目前,我们希望竭尽所能帮助艾芬女士解决眼部疾病问题,组织专家力量为艾芬女士提供最大的支持和帮助。对于我们的自查,或许有主观因素,或者更需要深入了解。我们希望与艾芬女士一道申请医学会和相关部门的检查和鉴定,给艾芬女士一个更加客观和公正的答复。

对于双方的争议,有专家认为不能判定有关联。宣武医院眼科一位专家告诉健康时报记者,晶体置换是治疗白内障的常规手术,一般并不会导致视网膜脱落,高度近视才是导致视网膜脱落的高危因素,且患者白内障术后5个月发现视网膜脱落,不能判断两者有关联。“白内障术前确实需要做B超检查和看眼底,但这里有个矛盾,高度近视的白内障患者周边部眼底可能存在一些问题,而白内障则可能刚好挡住了这个地方,导致即使扩瞳了还是查不到具体的眼底情况,这种情况就只能做完白内障手术之后再查,没有更好的办法。”

也有专家认为,爱尔眼科的医疗行为确实有不够谨慎和规范的地方。一位不愿具名的三甲医院临床医生告诉健康时报记者,“患者主诉视力下降严重,是否判断为白内障因素或者是白内障合并其他的眼病导致?白内障晶体置换手术虽然很常见,但实际上对于整个眼部的屈光系统、视觉情况均有很高的要求,对于高度近视患者,术前更要严谨地规范检查流程、谨慎选择晶体类型,像眼底检查,散瞳检查,就算暂时有白内障遮挡,不能完全看清特别周边部分,术后也要加做全面的复查,才能够及时地帮助患者排除隐患。”

1月5日,武汉市武昌区医调委介入调解爱尔眼科和艾芬之间的纠纷,但艾芬告知记者,“医调委的工作人员联系我说是爱尔申请了医调委介入调解,但我当时跟他们询问是否有相关的(申请调解)文件,他们不能出示,后来就不了了之了。”

专家:

一场纠纷市值缩水274亿,折射民营医院形象的脆弱性

此次事件发生前,爱尔眼科总市值逾3000亿元。而目前,爱尔眼科股价震荡下跌,市值缩水274亿元。

“民营医院发展历程才三十多年,有说三十而立,一个三十好几的孩子现在仍然有许多不足,作为民营医院来说,首先要从自身身上寻找原因;其次,民营医院作为起步不长,正在向上发展的事物,也很需要社会舆论能够多给予一点空间。”中国医院协会民营医院分会常务副会长赵淳说,“无论是民营医院还是公立医院都一定要完善预防纠纷的机制,发生纠纷时拿出真诚解决纠纷的态度,严格依照医疗纠纷处理办法,给患者和社会一个交代,爱尔眼科作为民营医院当中的独角兽,更应该拿出与体量相符的责任和担当,尤其在国家卫健委已提出将民营医院与公立医院实行同质化管理的今天。”

在在赵淳看来,对爱尔眼科医疗安全提出挑战的原因之一,就包括旗下的连锁模式。

在模式建设中,爱尔眼科通过眼科医院、眼视光门诊部(诊所)以及爱眼e站的城市分级诊疗网络建设的模式布局,通过上级医院对下级医院进行技术支持,下级医院的疑难患者可以得到集团专家会诊或转诊到上级医院。截至2019年12月31日,爱尔眼科境内医院105家,门诊部65家,并购基金旗下医院275家,门诊部37家。

“民营医院发展靠什么?患者要的是医疗质量,但在目前民营医院,特别是近几年出现的新事物:单病种的专科连锁民营医院中,医疗质量的自身管控和第三方的监管体系都不够完善,导致一旦床位和门诊量无限制扩张,医疗流程、质控中的不规范就会成为难以避免的普遍性问题。”赵淳提到,对于民营医疗机构而言,加强自身的医疗服务质量管控是当务之急,与此同时,监管方应加快出台对于专科连锁医疗机构的医疗服务行为规范的办法。解决以上问题,当前国家卫健委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联合开展为期三年的“民营医院管理年”是个好时机,当前,大数据监测、管控、评价质量安全,用数据说话,不但切实可行,更是方向。

本文转载自健康时报。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 标签:gogo高清全球专业图片
  • 编辑:宋慧乔
  • 相关文章
友荐云推荐
热网推荐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