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网络娱乐  应用

影之诗:无限圣弓洁净主教详解

菲格罗阿

近日有关于菲格罗阿的话题受到了许多网友们的关注,大多数网友都想要知道菲格罗阿问题的具体情况,那么关于菲格罗阿的相关信息,小编也是在网上收集并整理的一些相关的信息,接下来就由小编来给大家分享下小编所收集到的与菲格罗阿问题相关的信息吧。

点击(前往)进行了解>>

以上就是关于菲格罗阿这个话题的相关信息了,希望小编分享给大家的这些新闻大家能够感兴趣哦。

影之诗:无限圣弓洁净主教详解

NGA-翼火蛇Official

(一)前言

好久不见,我是翼火蛇。历经了带高三的一年时间,终于在高三教师生涯的末期重新找回了影之诗上分的时间,并且成功的以这套卡组在生日当天第一次达成GM段位。实际上,写这篇文章的来源应该要追溯到依伊Elf Eve与杯酒千秋共同推荐的骸王葬送死;初回影之诗并得知加速装置已经限一的我并不清楚如今无限的环境,因此在看过两位霸主的攻略后,选择了霸主文章中唯一提到小优骸王葬送死的主教,并为了针对超越法投入了洁净的领域,在先交了几十局的学费后才开始顺利上分。

成功达成GM后,又与逆晓kasuna进行过多次相关讨论与好友对战推演,才有了此篇文章。所以,这是一篇试图博采众长的总结性文本,笔者能力有限,也欢迎持有不同意见的朋友进行和平讨论。下面我们正式开始。

(二)卡组概况

首先放上胜率与卡组构筑。由于对环境与操作的不熟悉,在开始对局的初期犯过很多低劣的失误(如面对扭蛋妖时想看看对方能够扭出什么东西而被斩杀,需要触发安息的领域效果时却令随从发动了攻击,安息的领域与洁净的领域触发顺序混乱导致守护随从因无法被攻击而失去守护等),因此熟悉后本卡组的实际胜率应该要高于如今的64%一大截。

另外,与前言中提到的骸王葬送死不同,受限于笔者能力本卡组尚未有完全成熟的构筑;其中的几个活动性卡位笔者会在下文第四部分尽可能写出自己了解的优劣,还请各位朋友按自己的手感调节。

活动卡位:星导天球仪、黄金之钟

可调节数量的卡位:安息的领域、希望女王·莉迪耶尔、洁净的领域

替补卡位:宝石的光辉、圣痕的执行、荒野中的憩息、博爱的翼人

(三)构筑思路

除去混轴的本类构筑之外,主教在无限类似的思路还有另外两种:即舍弃洁净的领域的纯圣弓教,以及舍弃圣弓射手·库鲁特的自然洁净教。相比本思路,另外两种思路的治疗浓度都要更高,但本思路也有另外二者不具备的优势。

本卡组是一个不太典型的三轴卡组,按照重要性排列分别是回复轴、护符轴以及润滑轴。回复轴贯穿全局,是最重要的制胜手段;护符轴提供自身的防御能力与资源回复,是卡组的中坚力量;而润滑轴主要以自然类卡牌构成,能够在提供治疗、加速护符及其他功能上缀连双轴,成为卡组的润滑剂。

相比纯圣弓教,其是完全依赖圣弓射手·库鲁特达成的OTK思路,主打一波流,对于超越法这一环境主流的抗性相当差,在圣弓射手·库鲁特没能获取到足够数量或缺乏与贝勒罗芬配合的时机时无法对启动次元超越的巫师造成任何威胁。本卡组投入了洁净的领域,在面对巫师时可以根据具体对局情况切换构筑,即使库鲁特没有到位,也可以在面对某些巫师时利用不可指定且具有守护效果的圣炎猛虎抵挡对方攻势、以求耗竭对方资源。

相比纯洁净教,其是依赖场面优势压垮对方或耗竭对方资源的偏控制类卡组,本卡组规避了其在不携带绝望安息·玛温与安息的领域时对于骸王葬送死的场面极度无力的问题,在主教内战时本卡组也因为具有OTK能力也居于上风。

综上所述,由于本卡组携带的配件相对充足,在面对无限绝大多数卡组时都有一战之力;但是,有得必有失,由于本卡组为混轴构筑,抉择点相比两种纯轴构筑更多,治疗浓度与过牌浓度的取舍也是需要斟酌的地方。关于具体对局的抉择问题,笔者将在第六部分尽可能写出自己的理解,也欢迎各位朋友共同讨论。

(四)单卡详解

·  笨拙的信赖(3张)

使用非常灵活的卡牌,建议带满。使用时机包括如下情况:

·  在面对协作皇、永火鬼等速攻职业时,破坏对方随从或达成卡场。典例如获得过加成的迎宾蝙蝠(2/3),降攻后将变为(0/1)身材。

·  在key牌不上手或面对超越法时,将场上的护符加速达成迅速过牌或防止被虹色光辉弹回手中。

·  需要治疗进行过牌、解场、站场架墙或达成斩杀时,作为圣拳月兔妖·洁思缇的融合材料达成0费治疗。此外,也可以为其提供毁灭效果解场。

·  场上有甚至有复数个洁净的领域时,常出现因为护符在场而无法使用圣弓射手·库鲁特斩杀的情况。此时可以加速悠久的绝望或安息的领域腾出空间;要注意的是,加速悠久的绝望的前提是有随从能够提供更高的伤害。

·  星导天球仪(0 - 2张)

·  宝石的光辉(0 - 2张)

典型的检索卡,带的太多会卡手。星导天球仪检索的目标包括可能存在的黄金之钟、安息的领域、悠久的绝望。宝石的光辉检索范围比星导天球仪更广、且不存在护符卡场或被红色光辉弹回的问题,但过牌数量略逊一筹。在使用方面,前者最好只在前期铺下避免卡场,而后者则可以在中后期继续检索。

·  黄金之钟(0 - 3张)

·  圣痕的执行(0 3张)

二者都是一费奶,但侧重点不同。黄金之钟倾向于提供更多过牌,在前期、尤其是先手时是重要的补牌手段,但下多个时容易造成爆牌,而且一旦进入中后期其经常出现由于场地不足而无法下场、下场后又在无法加速时挤占随从空间等问题;而后者则倾向于在提供治疗的同时解场,治疗量与解场能力都胜于前者,且与贝勒罗芬配合时能够指定目标解场,但在卡组润滑上逊于前者。

·  荒野中的憩息(0 3张)

能够提供两次治疗的优质单卡,缺点是费用较高且同样缺乏过牌能力。投入使用时请务必将获得的纳塔拉的大树作为圣拳月兔妖·洁思缇的融合材料,不到万不得已时不要将其下场过牌而导致场地永久减一。

·  博爱的翼人(0 2张)

本身作为自然卡,能够成为圣拳月兔妖·洁思缇的融合资源提供零费治疗;不但如此,其能够复制护符、进化减费的效果让使用时有了更多的操作空间。复制安息的领域保证自身生存、复制悠久的绝望保证自身资源,又有作为融合材料调节手牌空间的下限,可以说同样是一张高功能性的卡牌。但是,高灵活性也带来了更高的选择性,对卡组熟练度与环境掌握的要求也会进一步增高。复制护符、尤其在复制悠久的绝望时自身的卡牌获取速率会更快,也更容易造成爆牌;因此,如果有投入博爱的翼人的想法,可以适当减少星导天球仪、黄金之钟、希望女王·莉迪耶尔、洁净的领域等卡牌的投放。

·  圣弓射手·库鲁特(3张)

致胜手段之一。单张圣弓射手·库鲁特一般是无法完成斩杀的(需要至少十次治疗次数),但配合贝勒罗芬的进化效果便有机会(需要至少七次治疗次数)。如果拥有两张圣弓射手·库鲁特,在有/无贝勒罗芬进化效果的情况下需要至少四/五次治疗次数即可完成斩杀。在计算伤害时,不要忘记随从效果(如贝勒罗芬在场时的效果)、护符效果(如悠久的绝望在我方未进行攻击时的回复效果)、以及主战者效果(如狐耳神父本体带来的回复效果)。圣弓射手·库鲁特作为致胜手段一般没有提前下场必要,但如果急需吸引火力,也可以简单站场。

·  安息的领域(2 3张)

极不建议放弃携带此卡。这是一张典型的对策牌,能够反制的内容包括且不限于扭蛋妖的单次扭蛋斩杀、协作皇的各种高攻随从、超越法的魔幻奇猫、弃牌龙的崭新的命运配合暴虐的龙少女、葬送死的各种高攻随从、永火鬼的月下纵身配合贪婪的大恶魔·帕拉瑟丽婕、悖德鬼的冥府之路、洁净教受到加成后的圣炎猛虎、造物仇贴合了水星圣盾·席翁激奏效果的造物等,也可在面对需要解场腾出空间或者自行破坏凑齐破坏种类类型的对手时保护自身的高攻随从,在下回合配合圣弓射手·库鲁特完成斩杀。

不过,要注意的是,本卡虽然应用范围极广,但在面对皇家护卫、巫师、暗夜伯爵、主教时,对皇家护卫更重要的是清场能力,对巫师有迅速斩杀或洁净架墙的更优计划,而后两者对方的形态一时间难以确定,不建议起手保留;而在起手拿到时可以考虑在剩余二费没有其他动作时优先打出,避免造成爆牌。

·  希望女王·莉迪耶尔(1 - 3张)

卡组中重要的润滑剂,但是手中太多也会造成爆牌,必要时可以在三费打出卖掉。常用方法是利用进化过牌,或者配合圣弓射手·库鲁特达成斩杀。要注意的是,过牌时要根据过牌需求与斩杀需求的平衡调整使用的治疗卡。如果优先寻找关键牌则可优先使用零费治疗避免费用不足打出,优先斩杀但还未到回合则可适度的保留零费治疗便于后续操作。实际上,更多的时候是用于在悠久的绝望未能上手,且因为触发洁净的领域导致手牌大量损耗时的应急操作。

·  悠久的绝望(3张)

卡组中唯一不需要考虑场景至少在起手保留一张的护符。同时提供持续三回合的零费治疗与过牌,其优质无需多言。缺乏关键牌时稍稍注意与黄金之钟、希望女王·莉迪耶尔共存时的爆牌问题即可。

·  贝勒罗芬(3张)

进化效果可以配合圣弓射手·库鲁特完成斩杀,平常也是极为优质的清场手段。虽然复数个上手的时候令人吐血,但是没有因为这个降低投入的理由。另外,贝勒罗芬的效果无需自己不发动攻击也可触发,且与希望女王·莉迪耶尔的进化效果同样可以治疗随从,在场上有守护随从时可以加以利用。

·  绝望安息·玛温(2张)

极不建议放弃携带此卡。但与安息的领域不同,由于其费用相对较高,存在更高的卡手风险,因此此卡数量不建议上调。其提供了先手四费主教极度缺乏的清场能力,在面对皇家护卫、唤灵师时有奇效。进化后6/6的身材一旦配合安息的领域,能够吸收造物仇加农炮的伤害,也能够在贪婪的大恶魔·帕拉瑟丽婕的进化效果中存活。另外,在合适的时机可以拿取token绝望的奔流;此卡在面对冥府之路、荣胜剑士以及控制造物仇被破坏的造物种类时有特别的功用。因此,如果特别必要,可以控制玛温破坏自己场上的随从拿取此token。

·  洁净的领域(2 - 3张)

除非被皇家护卫绝灭的士兵长破坏,否则此卡没有下三次的可能;而且,除非对阵超越法,此卡一般也不会下两张造成场地的极度紧缺。因此,虽然是卡组核心之一,但在有检索或有信心抽取时,可以下调其到两张。一般在没有场面压力的对局在先手四费使用,而后手四费无贝勒罗芬时也可利用其回费效果配合悠久的绝望架墙解场。

另外,在结算顺序合适的情况下,洁净的领域可以与安息的领域配合随从或主战者在回合结束时的治疗效果达成既有安息的领域保护主战者、又有不可指定的守护随从站场的情况,在面对扭蛋妖、超越法时可以尝试。但是,不要在场上已经有随从的情况下率先使用安息的领域,这会导致其受到安息的领域影响而失去守护效果。一旦有触发洁净的领域需求,尽可能选择触发一次或者三次,可以避免治疗资源的浪费以及为对方提供额外目标。

·  圣拳月兔妖·洁思缇(3张)

互相融合或与笨拙的信赖融合可以提供零费治疗配合过牌、解场、回复、斩杀等,在需要时也可以利用疾驰效果拍下本体完成斩杀、或者赌其成为洁净的领域加成目标而增加可能的斩杀上限。一旦局面拖入高费,也可以利用其融合后获得的毁灭效果击破对方难以处理的荣胜剑士等随从。虽然少见,但融合三张后其触发的虹吸效果也是可以配合贝勒罗芬与圣弓射手·库鲁特的;更多的时候,其一般选择笨拙的信赖-圣拳月兔妖·洁思缇-圣拳月兔妖·洁思缇-圣拳月兔妖·洁思缇的融合路线,可以在单个回合内以四张牌提供三次零费治疗。

·  狐耳神父(3张)

与圣拳月兔妖·洁思缇不同,狐耳神父是不需要配合的零费治疗。在面对主教等慢速对局五费缺乏动作时,也可考虑使用本体获得永续的回复效果。另外,在五费时进化并撞掉对方被洁净的领域加成过的圣炎猛虎或贝勒罗芬,由于自身身材较小而退场后也可达成我方场上没有已攻击过的随从这一条件。

·  赛特(3张)

·  破冰的圣兽(3张)

激奏是简单的一费治疗,通常没有拍下本体的时机。如果有拍下本体的可能,在对方拥有随从时一般选择保留破冰的圣兽,反之则选择赛特。

(五)起手调度

为了保证调度的灵活性,无特殊说明,卡牌一般默认保留一张。

·  通用留牌:悠久的绝望(通常保留一张,慢节奏对局也可保留多张)、若携带,则也可保留星导天球仪、黄金之钟或宝石的光辉。注意,悠久的绝望能够提供相当充足的资源,因此若无悠久的绝望,下列针对卡可酌情替换寻找。这本质是断资源或被直接带走的赌博,笔者在此不发表特定意见。

·  备用留牌:贝勒罗芬很多时候是针对牌到齐时的下限留法,可以酌情保留。但是无论如何,没有保留多张贝勒罗芬的必要。

·  妖:安息的领域、后手时有安息的领域可保留洁净的领域或绝望安息·玛温

·  皇:贝勒罗芬、先手时可保留绝望安息·玛温

·  法:圣弓射手·库鲁特(可保留两张)、洁净的领域

·  龙:圣弓射手·库鲁特、希望女王·莉迪耶尔(未经实战检验)

·  死:绝望安息·玛温、后手时可保留安息的领域

·  鬼:绝望安息·玛温、后手时可保留贝勒罗芬或洁净的领域(前者优先)

·  教:圣弓射手·库鲁特(可保留两张)、贝勒罗芬、洁净的领域

·  仇:安息的领域、绝望安息·玛温或洁净的领域

(六)各职业主流对局思路介绍

· 妖(扭蛋妖:根据对方构筑,优势或均势)

无限天梯的精灵大多只有一种大类:扭蛋妖,即利用幻狸老板娘·穗积的入场曲效果,召唤牌库中的疾驰随从并完成斩杀。由于需要场上拥有多个随从,因此会携带能够产生妖精萤火与妖精的组件,最理想的情况之一是在五费时使用两张妖精萤火与两张妖精后使用幻狸老板娘·穗积取得胜利。由于是从牌库中召唤随从,被形象的称为扭蛋妖。即使没能斩杀,也可以利用自己的随从站场取胜。

而具体到构筑,通常有两种;简单地说就是扭一次的配置(携带精灵骑士·辛西亚、始祖的巨狼·奥姆尼斯、森林精锐·丽梅格、迅风妖精)与扭两次的配置(携带幻兽保卫者、森林游击者、森林之狼、森林精锐·丽梅格、迅风妖精,且能够看到回手组件的使用、还可看到活泼的精灵·小梅以解场)。对于我们而言,后者的威胁要远大于前者;不过,由于后者牺牲了一定程度上扭蛋的稳定性,因此总体而言依旧属于优势对局。

具体到对局内容,首先在不断资源的前提下,必须获得安息的领域这张key牌;由于对方扭蛋之后留有很大的场面,绝望安息·玛温一定程度上也有必要获取。进入对局后,时刻关注对方妖精萤火与妖精尤其是前者的获取数量(典型获取方案如森林之核、妖精之花),并在对方到达五费前放置安息的领域。对于扭一次的配置,对方的四次攻击频率将无法完成对我们的斩杀;这时即使对方成功留场,我们也可以利用绝望安息·玛温完成返场,资源断绝的对方难以继续。

如果没有获取到安息的领域,也可以配合洁净的领域进行架墙防御;但是要注意的是,虽然洁净的领域提供了不可指定效果,对方无法通过幻狸老板娘·穗积的变身效果解场,但是精灵骑士·辛西亚进化后为6/7身材,如果不事先进化圣炎猛虎,对方将可以通过精灵骑士·辛西亚进化攻击解掉后斩杀。

对于扭两次的配置,对方在五费时我方的防御手段不变,但一旦对方到达六费,过墙能力将几何级增长。即使我方拥有安息的领域且拥有包括被洁净的领域加成、却未受到安息的领域影响的多个随从在场,但对方依旧能够有机会完成七次攻击频率达成21点的斩杀,即第一次扭出幻兽保卫者进化回费后利用妖精的恶作剧弹回守护随从。因此,一旦对面显露出扭两次的特征(如森林游击者或其异画卡无声铃鹿、森林之狼、活泼的妖精·小梅等),可以尽力利用双洁净架双墙来抵御对方过墙斩杀。不过,即使无法完成也不必投降;扭两次的配置毕竟牺牲了一定程度的稳定性,无论何时,请时刻保持你的决心。

· 皇(协作皇:优势)

无限天梯的皇家护卫大多只有一种大类:协作皇,即利用低费随从铺场抢血刷够协作数,再根据情况利用忠义剑士·艾莉卡完成高额斩杀或者利用荣胜剑士的单卡质量拖延取胜。对方面对主教时,可以采用华之大将·武津御提供的token炫目的崭露、进化刚毅卓绝的武士、以及荣胜剑士本体效果等手段抵御我方贝勒罗芬、圣弓射手·库鲁特的能力伤害以回避解场或斩杀。因此,根据与皇家的对局特性,我方可以在以下几个点分别进行反制,以达成对局优势:

华之大将·武津御提供的token炫目的崭露不但需要协作10,而且需要指定目标才能使用。与永火鬼的对局不同的是,皇家护卫的前期倾向于单纯的铺场,造成伤害的能力逊于永火鬼;因此,在面对皇家护卫时,场面压力大时在先手四费利用绝望安息·玛温,或者待到进化回合利用贝勒罗芬清理对方场上的低费随从,都是可行的方案。由于场地有限加之我方前期缺乏解场,对方一般难以在进化回合便刷够协作数抵御我方贝勒罗芬的进化效果。

刚毅卓绝的武士进化后能够提供对主战者的保护,但是其身材一般较低,在受到天霸风神·斐兰的加成后也仅有4/4的身材,可以通过贝勒罗芬的进化效果配合洁净的领域予以清除。

荣胜剑士可以为己方全场提供相当可观的减伤,由于我方的伤害为多段小伤害,荣胜剑士在场可以造成极强的守护效果。但是,其高昂的费用导致一旦使用本体,当回合一般难以有其他动作;因此,我方可以选择用圣拳月兔妖·洁思缇融合后的毁灭效果使其退场。

改革者·莱恩哈尔特进化后在受到伤害时可以为主战者回复体力,但对于我方圣弓射手·库鲁特的伤害没有防御力。因此,对方使用进化后的改革者·莱恩哈尔特时,我方忽视贝勒罗芬的进化效果计算斩杀即可达成条件。

最后,如果对方场上出现了难以处理的情况(如多个守护随从后的荣胜剑士),我方可以选择绝望安息·玛温完成场面处理。由于绝望安息·玛温的数量仅为两张,使用时应该注意合适的时机。一旦前期被对方抢血过多,就要准备安息的领域作为对忠义剑士·艾莉卡斩杀的防护。一般而言,此对局中只要做好见招拆招,在对方防御出现破绽时达成OTK并非不可能。

· 法(超越法:总评均势,根据对方构筑优势到劣势均有分布)

无限天梯的巫师大多只有一种大类:超越法。作为影之诗最经典的卡组之一,超越法以大量低费法术配合高浓度的魔力增幅减费卡,并且以次元超越的额外回合造成斩杀的方式大家都已熟习,不过多赘述。如今超越法的构筑大多相似,但也有不同之处,主要体现在世界殒灭、魔导飞弹、决意预言者·露妮、五行宗师·久苑的携带上。携带世界殒灭的构筑是针对骸王葬送死的构筑,因此携带前两者的构筑通常对我们威胁不大,可称优势;相对的,一旦对方携带决意预言者·露妮,便会根据双方的展开与应对形成均势对局,这也是现在国服无限天梯的主流构筑。最后,携带五行宗师·久苑会增大超越法自身的卡手概率,但对方一旦成功展开,对洁净教架墙的打击是毁灭性的,毫无疑问是我方的劣势对局。幸运的是,由于其生效时间晚加上容易卡手,现在的超越法携带其的概率并不高。

与超越法的对局,在留牌时博弈便已经开始。我们有两条路可以选择,其一是利用安息的领域防止对方魔幻奇猫造成高额伤害,并用圣弓射手·库鲁特达成OTK;但是,由于相对下我们的过牌浓度低很多,黄金之钟又有被对方虹色光辉反制的可能,受限于对方先手七费、后手六费基本能使用次元超越甚至可能使用两张的威胁,哪怕是治疗卡牌更充足的纯圣弓教都难以在六费时裸模两张圣弓射手·库鲁特加至少三张零费治疗卡牌或贝勒罗芬加圣弓射手·库鲁特及七张治疗卡牌以达成OTK。

因此,若是我方起手中没有圣弓射手·库鲁特,没有必要全换寻找,可以选择走洁净路线;反之,若是我方起手中有一张或两张圣弓射手·库鲁特且有悠久的绝望这张资源卡,则可以以竞速的打法为目标。不过,如果圣弓射手·库鲁特有三张,则建议换掉一张,保证资源的可持续性。

其二,则是依靠洁净的领域架墙。由于环刃魔法师在面对其他职业对手时的良好解场表现及其一卡双增幅的特征,超越法的进化点通常会交给他;这样一来,超越法随从在当回合能造成攻击的主要就是魔书术师(3/3)与进化后的环刃魔法师(3/5),我方受到洁净的领域影响、进化后8/8身材且无法被指定的圣炎猛虎将会消耗对方随从中的三张。

而如果对方携带决意预言者·露妮,虽然能够通过其入场曲增加一次伤害,但是受制于其本身的1/2身材,一旦我方利用结算顺序令场上同时存在上述情况的守护随从与安息的领域,对方在使用单张次元超越的同时还需要进化露妮并使用复数露妮才可能斩杀(两张决意预言者·露妮伤害为6,均进化后五位随从的攻击为3*5=15,合计21);由于两张露妮要消耗四费,而启动次元超越最关键的卡牌水晶魔剑士也是三费,这样就把对方的斩杀回合强行拖到了后手七费(先手仅有两个进化点,进化环刃魔术师的话无法进化两张决意预言者·露妮)。在这样的情况下,对方通常会选择保留资源,仅完成最基本的解场。

如果对方选择消耗低攻随从解场,则我方可以继续保留安息的领域以规避对方魔幻奇猫的斩杀;而如果对方选择消耗魔幻奇猫解场,则我方可以继续架墙。因而,在对局超越法时,这是少有的可以使用多张洁净的领域的对局。一旦场上出现多个不可指定墙,超越法随从不足的问题便会暴露,在对方极高的过牌能力下,八费左右便有牌库抽干的风险,我方自然可以取胜。

进入对局后,首先要关注对方的留牌数量。若对方起手有保留牌,默认对方已经获得次元超越,并关注对方使用的增幅数目。若对方展开过程中有牌库数量下降缓慢的卡手迹象出现(如空过、后手三费使用天使的恩宠、使用三费及以上的环刃魔术师、石英魔女、命运的指引),判断对方无法在先手六费、后手五费达成卡牌半数,抑或我方选择了利用圣弓射手·库鲁特达成OTK的思路,则可以放弃安息的领域,避免其占据手牌空间。

若发现对方展开正常而我方缺乏OTK可能,则选择洁净的领域迅速架墙并进化,逼迫对方解场,在合适的时机保留安息的领域保护自身。要注意的是,安息的领域最好提前埋下,避免守护与不可被攻击在同一随从身上出现;当自身拥有两次回合结束治疗时,回合内进行一次治疗并在回合结束后触发洁净的领域效果,就可做出令对方难以处理的不可指定守护随从与安息的领域复合保护效果。

合适的时候也可以预先下圣弓射手·库鲁特进化并以安息的领域保护,逼迫对方交出更多的解场资源防止下回合被斩杀。关注对方的增幅数量也可保证我方贝勒罗芬的进化时机,避免出现如先手五费才摸到洁净、随后进化贝勒罗芬而没有架墙最后被对方直接斩杀的局面发生。

综上所述,与超越法的对局与双方的操作、构筑都有极强的关联,对方要面对斩杀资源与解场资源的抉择、过牌增幅与牌库内存的抉择,我方则要面对架墙与OTK路线的抉择、有限的场地与功能性手牌的抉择。如果对方是不携带决意预言者·露妮的配置,那么我们的守护随从便是对方无法越过的壁垒;而如果对方是携带五行宗师·久苑的配置且正常展开,我们架再多的墙也只是拖延时间。因此,在对战法师时不要全程贯彻一条思路,利用洁净的领域拖到对方资源耗尽固然可行,但若是手中留有圣弓射手·库鲁特,也要随时注意己方斩杀的可能。如果本卡组成为主流,超越法可能会大规模携带五行宗师·久苑以针对;如果由于此类环境变化导致本卡组使用困难,也可以考虑暂停使用本卡组,等待永火鬼、骸葬死等卡组重新主导环境而超越法被迫重新提速,再继续使用本卡组。

· 龙(庭院龙:优势)(因笔者未在天梯对战过龙族,本部分内容仅供参考)

无限天梯的龙族本就极为少见,而现在的无限龙族无论是弃牌体系还是佐伊体系都对凤凰的庭园这张护符有依赖。而无论是利用万华凤凰进化还是直接使用,启动回合都要至少到达后手四费、先手五费,即使龙族拥有跳费能力,也很难领先太多。然而,与之相对的是,由于凤凰的庭园当回合难以直接起效,我方反而可以利用其效果以更低费用启动希望女王·莉迪耶尔或贝勒罗芬,配合圣弓射手·库鲁特达成过牌斩杀。而且,即使我方没有找到合适的斩杀机会,也可利用安息的领域规避对方暴虐的龙少女、深海霸王·达贡等可能出现的高额伤害。因此,笔者认为,与龙族的对局依旧属于我方的优势对局。

· 死(骸葬死:优势)

上文提到过,使用本卡组上分的来源便是试图针对无限天梯环境中另一强势职业唤灵师,而实际上也确实能够取得较为良好的效果。暴君死极度依赖单次的高额伤害,可以用安息的领域抵挡;而葬送死只要注意对对方暗影收割者的处理,一般也不难解决问题。这里主要针对唤灵师最强形态骸葬死进行讲述。

起手留牌方面,最重要的莫过于绝望安息·玛温,其次便是在对方为先手时需要寻找的安息的领域。在面对骸葬死时,对方也很清楚我们手中大概率会保留绝望安息·玛温或安息的领域,并且大概率会在第一次使用骨骸王铺场后使用。由于这个对局本身对骸葬死属于小劣,因此相对激进的骸葬死玩家会选择在第三回合直接利用双食魂者护符加不死游行以断资源的方式造出8/8、6/6、6/6的场面。而此时一旦我方处于后手没有安息的领域,那么必败无疑。因此,在后手时保留安息的领域是必要的,后手多的一张牌也可以看作正是这张反制卡。

更多的时候,骸葬死则会选择在第四回合铺场。这里有两个因素:其一是在第三回合骸葬死未必能获取到足够资源,其二是如果有骸之金属巨星,在第四回合费用更高更灵活、可以在造成高伤害的时候留场尽可能断掉我方节奏。如果对方是后手第三回合铺场,则我方使用绝望安息·玛温解场后将正好遇上我们的进化回合,反之我们则会遇见被迫拖延进化回合与浪费费用的窘境。而我们的应对方式也比较固定:既然对方选择在中期铺场,我们在三费时便能够使用悠久的绝望进行资源补给,在合适的回合进化贝勒罗芬。

为了解决骸葬死铺场之后常见的巫妖,这个过程会消耗大量的手牌——这正是本构筑携带星导天球仪、黄金之钟等低费护符以及希望女王·莉迪耶尔的作用。要注意的是,不要因为对方场上的巫妖因受到安息的领域影响无法斩杀就放弃解场或架墙,因为对方完全可以利用生存之刃·吉尔特等卡牌破坏已经完成攻击的随从,再通过怨灵冲击进行斩杀。对方一般不会防我方的绝望安息·玛温,因为前中期不进行动作实际上是有利于我方为圣弓使者·库鲁特创造斩杀条件的;一旦对方放任我方到达五费而场上依旧没有进行过铺场,那么通常已经完成贝勒罗芬进化与手牌准备的我方将轻松取胜,熟练的骸葬死玩家不会允许这种事情的发生。

至此,如果我方断牌则会陷入劣势,但一旦我方依旧留有资源,则对方将难以再跨过我方的防线。若携带有博爱的翼人,可以利用其复制安息的领域或悠久的绝望进行续航,这可以一定程度上减轻对方使用炽天使之剑拆护符带来的影响;另外由于幽冥的歧路·拉卡德勒与死灭召来者的存在,不要贸然凭借安息的领域提前下场圣弓射手·库鲁特,这反而会导致我方损失重要的斩杀资源。

由于已经到达后期,我方同时使用圣弓射手·库鲁特与希望女王·莉迪耶尔也会有充足的费用,配合治疗资源即可取胜。

如果对方在对局过程中进化过永暗新娘·塞蕾丝以获取其token悖德的欲望,则要小心被骨骸王触发多次谢幕曲效果斩杀的可能,这种情况下更要控制自身安息的领域的使用时机;对方在进入后期后将不会再葬送高费随从而是更易选择单下,我方洁净的领域、圣拳月兔妖·洁思缇等具有单体解场能力的卡牌在此时也将派上用场。综上所述,与骸葬死的对局很多时候将不可避免的成为持久战,也是对我方能力的重要考验。再次的、保持你的决心。

· 鬼(弃牌鬼:优势)

实际上,现在天梯中的暗夜伯爵主流形态可以细分为两个类型:其一是携带各类直伤法术、低费随从、直伤护符,主打迅速解决战斗的永火鬼,另一则是携带桑扬沙、悖德的狂兽、冥府之路,主打持续多段伤害的悖德鬼。由于二者均依赖弃牌体系进行运作,因此笔者统一将其定义为弃牌鬼。二者中前者在天梯中的出现频率远高于后者,而后者若能取胜大多是因为我方对其没有防备,但后者本质上属于中后期卡组,故我方在留牌时选择针对前者即可,发现对方可能为后者时我方也有足够的手牌调整空间。

首先,不可忽略的便是悠久的绝望这张能够同时提供回复与过牌的护符,在对战永火鬼时它的地位要进一步升高。其次,在后手面对永火鬼时可以考虑依赖贝勒罗芬的进化效果配合悠久的绝望、零费治疗进行解场或者依赖洁净的领域配合三次治疗进行架墙,但若是先手面对永火鬼,由于缺乏进化能力解场,绝望安息·玛温便显得更加重要。

永火鬼的伤害大多为分段伤害,单次伤害较少,因此安息的领域通常难以起到明显作用。虽然永火鬼的续航能力很弱,一般无需圣弓射手·库鲁特斩杀,但因为会给对方的客房服务的恶魔激奏提供目标,因此请不要随意将库鲁特下场。最后,绝望安息·玛温进化后6/6的身材是对手贪婪的大恶魔·帕拉瑟丽婕进化效果无法直接解场的,到达进化回合后使用能够逼迫对方消耗随从解场,配合安息的领域通常能够达成劝退。由于此卡组相比纯圣弓教治疗浓度有所下降,因此面对永火鬼时胜率稍有下滑,但依旧能保持优开。

如果对方一直没有使用鲜血花园、影魔等具有直接伤害能力的组件,并且会在回合结束剩余手牌的情况下使用梭牌俏恶魔等弃牌后会在下回合补牌的随从,则要考虑是悖德鬼的可能。相比永火鬼,悖德鬼在前期的伤害压力较小,我方可以节省笨拙的信赖而并不用于解场。但是,与之相对的,我方要准备好洁净的领域及其相关配合卡牌,用于吸收悖德的狂兽进化效果带来的多段伤害。与此同时,我方还要做好以圣弓射手·库鲁特达成OTK的准备,避免夜长梦多。一旦对方由于操作原因让我方成功获取到绝望安息·玛温的token绝望的奔流,则可以选择消失对方的桑扬沙或保留等待对方的冥府之路出现并将其消失。若未达成以上条件,则应关注对方手牌的补充速度与对方的墓场数值,在预计对方下回合能够触发冥府之路效果时,可以酌情使用安息的领域保护己方安全。这个对局中,即使没能成功斩杀对方,由于对方摸牌速度弃牌速度远超洗入补充速度,我方也可凭借充足的治疗维持状态并拖延到对方牌库归零获胜。

· 教(洁净教:优势)

对战主教时,双方的致胜手段会变得极度单一。对于与纯圣弓教对局或本卡组的内战,由于双方均拥有绝望安息·玛温,站场的效果相对差很多,双方的主要思路均会变为寻找圣弓使者·库鲁特以求率先完成OTK,不多赘述。而如果对方是携带一流厨师、母之慈爱等组件的纯自然洁净教,那么拥有OTK能力的我方将是毋庸置疑的优势。同样利用洁净的领域解场、有余费时利用安息的领域保护自身、伺机进化贝勒罗芬、要保留治疗卡牌或无法解决对方场面时利用绝望安息·玛温清场甚至消失对方的洁净的领域,都是可行的手段;随着战斗进入中后期,利用圣弓射手·库鲁特与希望女王·莉迪耶尔的配合即可完成斩杀。不过要注意的是,作为主教最常见的OTK手段,圣弓使者·库鲁特在许多构筑中均会携带;因此判断对方的构筑类型并非万全之策,还是应该尽可能提速斩杀。由于主教职业的回复极其充足,因此没有分段斩杀的余裕,除非必须利用贝勒罗芬进化后的主战者效果解场,不打算浪费治疗手牌时才需要考虑配合圣弓射手·库鲁特或希望女王·莉迪耶尔进行伤害输出或过牌,但依旧不建议随便浪费内战中宝贵的圣弓使者·库鲁特。另外,还有可能见到稀有构筑守护教或教会教,对于前者我们无需担心、后者也可以通过贝勒罗芬进化后的主战者效果以及充足的治疗降低对手速攻效果,拖入中后期后利用圣弓使者·库鲁特斩杀,因此均为优势。

· 仇(造物仇:优势)

自从加速装置在无限环境中投入受限,造物仇便难以继续维持当年洗抽轴的操作,大多转向了种类轴。首先要说明的是,由于造物仇的强度与操作者的水平有极大相关,笔者只在这里根据自己的对局经验给出分析。如果遇到对手打出本文内未能涉及的高端操作而导致失败,请恕笔者无法对此负责。

当前版本,造物仇的构筑中能够获取的造物种类非常充足,丝碧涅的创造物、解析的创造物、古老的创造物、音速机械·洛拉米亚、宇宙之翼·洛拉米亚均是能在一到三费看见的不同种类创造物,而进化回合创世的创造物配合重返的奏绝更是能直接获取加农炮的创造物,随后进一步配合创造物冲击达成斩杀。而如果对造物仇选择卡场来避免对方完成造物种类任务,则可能因水星圣盾·席翁的激奏效果损失大量生命或因反逆之命·米莉亚姆卡场失败、同样造成巨大损失。因此,笔者不认为强行卡场阻止对方完成造物种类任务是一个可行性较高的操作。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在面对造物仇时缺乏发挥空间。实际情况恰恰完全相反,这是因为无论是创造物冲击还是加农炮的创造物,在触发攻击效果时均是优先攻击随从而非主战者。因此,利用洁净的领域配合安息的领域,便可以使我方随从吸收大量伤害,阻断对方的斩杀路径;由于安息的领域造成我方随从无法成为攻击目标,即使对方手中握有加速装置也难以完成电表倒转使用绚烂的创造物等随从斩杀。再者,至少在天象乐土DLC实装前,造物仇缺乏对于我方斩杀能力的抗性,卡组中守护随从的浓度也相对低很多,只要扛住对方的攻击拖入中后期,我方利用圣弓射手·库鲁特配合其他组件完成斩杀并非难事。当然,如果对方携带了绝高无上·谦恭作为针对,对我们的竞速要求就要高不少了。

· 总结

综上所述,可以看到,这套卡组最大的特征就是面对几乎所有卡组时都有相对的应对策略,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这套卡组要想熟练掌握需要对环境以及卡组本身运作的熟悉,较为慢速的构筑也导致其上分效率可能并不那么高。笔者能力有限,因此就此停笔。也希望各位朋友友善交流,以求共同进步。

久草在在线视观看视频在 http://www.shenghuochn.com/lm-3/lm-4/9621.html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